已结束 | ANTENNA SPACE 天线空间

深巷陷凹

日期: 2017.07.22 - 2017.09.08
时间: 11:00 AM - 06:30 PM
艺术家:  Eliza DOUGLAS, Rosa AIELLO, 程心怡, 高露迪, KAYA (Kerstin Brätsch & Debo Eilers), Louisa GAGLIARDI, 尉洪磊
地址: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17号楼202室
“这里不是乡村也不是城镇。它从来都不适合我们。” 
——E.M 福斯特,《此情可问天》
 
天线空间荣幸地呈现群展“深巷陷凹”,展期自2017年7月22日至9月8日。
 
他们说,夏天是城市最热的时节,而在它们无比奇妙地蒸腾之时,也是城市最法力无边之际。在这儿,在这蔓延的中间地带,热气缠绕、渗透那无限延伸的呆滞的混凝土,和把风景修剪得整齐划一的那些清一色的古板房屋群。小巷,马路和死胡同取了晚开的花儿的名字,家种的香料在那些规整的草坪,辛勤的喷水头,五颜六色的秋千和其他演活了那些不为人知的迷你家庭抓马的庸常道具中抑扬顿挫。夜晚,魔咒消失了,但仍然可以从学校空旷的停车场,高街店和7-11中感受到它的余波。它把那些滑板的咕噜声和街灯的嗡嗡声变得令人昏昏欲睡……路的另一头,有人在放着“1979”的奇异混音版,当你仔细想想,这才是非凡人物乐团最牛逼的歌,不是因为这是他们最酸楚的一首,而是因为它带出了市郊生活的无精打采和青春期躁动的奇妙幻想,我们无法控制地做着这一切的白日梦,并离那甜甜粘粘的画面渐行渐远。
 
展览中的艺术家对这日复一日的风景的方方面面有着共同兴趣。他们重新利用其视觉符号和物质残余,探究其平面化的空间关系并纪念了它焦虑的居民。他们还从侧面梳理出这一视觉语言的起始传说及根源,追溯了现已普及的“市郊”风在新的地区形成过程中其突变,进化的路线。在与意想不到的历史和当地花草杂交之后,它生根发芽,长出了亦奇亦新的千姿百态。

参展艺术家:

Rosa Aiello(生于1987)的创作涵盖了真人录像,3D动画,雕塑和装置,以及批判、虚构写作。她通过这些不同的途径探索了图像,身体和情绪间不断进化的关系,特别是当它与处于历史中的主题相关时。她避开嘲讽, 拥抱了一种感受之中的细微差别和物质间交流中蕴发的诗意,充实了日常的生活体验,演绎了与科技化和调和的现实相对抗的复调。她不久前毕业于法兰克福施泰德艺术学院,作品被各大公共机构收藏,包括惠特尼美国艺术美术馆,哲罗姆·勒努瓦芒收藏以及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 

Louisa Glagliardi(生于1989)熟练地运用绘画,当代平面设计和广告中的各种手法,以重新思考有关人和地面,平面和深度之间的问题。她的作品作为流动的数码图像被创造出来,印在PVC材质上,一种胶质将材质表面覆上了一层绘画般的鬼魅印记。然而,与其说它让人想要触摸,这个质地更是强调了一个反复的,遮掩而又显现的主题:表面作为视觉之复杂性的游戏场地。在层次和半透明间跳跃,她创造的景象和人物搭建了跨越神秘和庸常间的桥梁。 

Eliza Douglas(生于1984)是一位艺术家,音乐家和表演者,同时也是法兰克福施泰德艺术学院近期的毕业生。本次参展的是凸显艺术家手法的一系列持续开展的作品。图像被摄影般真实地细节化处理,放置在一片单调的白色背景前,溶入松散笔触中的衣物布料的碎片使其得以被区分。这样,Douglas开发了绘画的再现和抽象属性,同时挖掘出几种亚文化的视觉暗示。这种“元绘画”形式颠覆了单方的作者身份之概念,同时打开了在后数码语境中的媒介的可能性。Douglas的第一场美术馆展览最近在Folkwang美术馆开幕,同时她还是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Anne Imhof装置作品中的一位表演者。 

KAYA由画家Kerstin Brätsch(生于1979 和雕塑家 Debo Eilers(生于1974)组成。这个名字取自该项目的缪斯,同时也是合作者的Kaya Serene,一个朋友的女儿。她十三岁那年(2010年),三人开始一起工作。KAYA的作品处于绘画,雕塑和表演艺术的交织地带。其物质组件往往有被进一步激活的潜质。例如“裹尸袋”的形状唤起人们对盛大仪式所用物件的联想。这在他们近期在慕尼黑的“Klub Kaya”项目,和在惠特尼双年展的大型装置中都有所体现。后者运用的锁柜取材于一个共享浴室,来自与Brätsch Eilers的工作室比邻的另一工作室。这个锁柜被重新打造成一个仪式的舞台。两个艺术家把KAYA 看作一个第三意识。包围着他们,同时又超越于他们的个人实践之外。 

程心怡 (生于1989)气氛亲密的画作强调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她偏好那些肉感的颜色,抓住了那些转瞬即逝而又深沉的家庭关系,日常行为和亲密瞬间。松散的人和物被丰满的笔触变得急切,纪念着这些残影一样停留的片段。男子气概是她常常关注的主题。通过那些出现在诗意,尴尬甚至诙谐的姿态中的男性身体,她展现了其脆弱和其可能的感性,进而颠覆了男性化的惯常套路。 

高露迪(生于1990)的艺术创作主要专注于绘画领域。他的绘画充斥着难以形容的结构,形状和色彩;使其难以被简单的标签所定义。他的作品的外观形式来自于一个不规则的“silhouette”。那是一个被强行塞入荧幕或滤镜的现实片段。在高露迪的绘画中,一些图像取材于社交网络,因而往往是匿名的,无法识别且不可理论的。然而,我们能感受到那些“历史性”的元素:“抽象”, “表现”,或“波普”,都无法被我们忽视。那些要么膨胀要么紧缩的几何形状,剧烈而又克制的线条,以及那些丰富,饱满的颜色,都能让人联想到某些历史篇章。(引自杨北辰《复眼之盲》) 

尉洪磊(生于1984)的艺术创作跨越动画,录影,雕塑和装置领域。他从中国城市景观网上图像数据库,和中国视觉文化的独特性中汲取灵感。他自由地在这些资源中选取素材,创造出由纪念碑式物件组成的手稿。这些手抄本中往往融入了相异,甚至相斥的材料或指涉;佐以录像。后者供应着一个稳定的影像流。通过这些方式,艺术家探索思想形式的可塑性,尤其是当它们作为感性思想或感知实体时。他的作品是一个后数码时代的知识论,扎根于我们的文化生活的当代句法,和那些如变化的汇率般广泛而不可预测的波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