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结束 | ANTENNA SPACE 天线空间

1703

日期: 2018.03.23 - 2018.05.04
时间: 11:00 AM - 06:30 PM
艺术家:  李明
地址: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17号楼202室

1703

文:李明

 

任何一组随机数字脱离了上下文之后都充满含义。


比如:“1703”,所有的管理系统都可以用上这样的数字。


1703在装修之前,是1703的工作室。装修后,是个海归的婚房。


如果关于1703的时间记录不能被某一套意义的框架归类时,1703的工作就是将这些不同时间素材以某种结构重新书写。


一旦一个小区里的房间不叫客厅,卧室,厨房,改叫工作室了,这个房间里的人决定保留哪些物件就变得复杂起来 —— 所有物件都变得很均质。


屏幕里那个叫 1703的文件夹里的文件;工作室货架以外每天发生位移的大大小小零碎物件;它们是一些运动过程中为了满足运动结果的刚需,两者都在时刻等待着一个新的意义把旧的剔除。


新的意义来临之前,1703认为这类物件既没有使用价值,也没有展示价值。每当动了念头要丢弃它们,1703脑子里都会弹出一个提示窗口:“您确定要永久抹掉废纸篓中的项目吗?(您不能撤销此操作)”;还有可能弹出“某些文件正在被某个项目使用中,无法被删除”这类提示窗口。


1703的一间仓库里堆满了这类物件,1703把这些没有答案的物件通通塞进箱子里,打上一张叫“材料”的封条。仓库的防潮箱里还有几块命名为1703的硬盘,硬盘写满了所有与1703有关的照片、视频。这些看起来很重要的信息变成了1703大脑里要管理的记忆信息。


时间一拉长,仓库和硬盘里所有信息的新意义变成了不要失忆的闹钟。


有次,1703梦见地震,小区都塌了,一整栋楼像一块被太阳晒爆的钢化玻璃碎渣铺在地面。起先,1703感觉自己变轻松了许多,终于可以忘掉那些仓库里的物件和硬盘里的数据。


很快,1703意识到这样一种现实情况 —— 一个基于时间工作的艺术家如果丢失了硬盘里所有关于1703时间记录的素材,也就丢失了1703的在场证明。


如果基于时间的工作没留下任何备份……


重演绝对是不明智的方式,如果我们把未来的时间当成重演过去的材料,那两者只会互相抵消。


特殊时刻的在场只能使用数字1。


用“工作室”的概念去使用1703,当这个房间里的人“不在正确的时间内做正确的事情”时,会有很多后顾之忧 —— 所有的行为都变得可疑。


凌晨,这个可以容纳5000户居民的小区的正在集体休眠,6栋大高楼黑得像矗立在钱塘江江边的城墙,再往前就是暗涌食人的钱塘江,1703是这个区域的边界了,在滴滴打车的界面上,1703是“你在哪儿?你去哪儿?”是计价数字和行程的开始和结束。


换季时的风特别大,6幢大楼被吹成了乐器,廉价的铝合金窗吹着呜~~的长音,楼顶天空的6条飞机航道有规律的经过飞机,飞机残响的声波盘旋在漆黑的电子云层下。


1703亮着顶灯、射灯、摄影灯,透明宽胶带有节奏的呈椭圆形路径撕出;呈方形路径撕出;呈直线撕出;尖锐的声响通过钢筋水泥、下水管道上下传递,小区大楼里回响着透明宽胶带缠绕纸箱一层一层从身体分离时的刺耳叫声。1703准备搬走,正在处理仓库里那些材料,一台摄像机做为信号源分成两路,一路连着一台电视机做监视器,另一路连着电脑采集信号。以这样的形式记录现场,1703能听到到在1703空间里一切行为发出响动的延迟和回授,1703喜欢后期在声音软件里把这些声音再调制一遍。


如果不能控制好音量大小,敲门的可能是社区派出所的人,1703的确很难跟隔壁邻居和警察解释他为什么用摄像机拍摄打包行李的过程,跟他们说这是一间工作室也不能得到对方的“正反馈”。站在警察的视角,1703看起来是很可疑。


这是一个大型小区,但1703里面没有床,没有厨房,没有空调,甚至没有一块像样的窗帘。放着电脑、音箱、硬盘的剪辑室是唯一特征明显的房间,其余空间都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物件,还有一个房间堆满了箱子,箱子上贴着打印着“材料”二字的封条。


那晚,警察出勤留下了1703物件堆放存在消防隐患,需要1703重新清理空间的任务。


小区里的其他艺术家逐渐往外搬走了。


为了不多费口舌,1703跟每一个问“你在干嘛?”的其他系统的人说1703是一个淘宝工作室。主要是帮助他们理解满地物件和箱子的意义。1703变成了一句黑话,一个行动代号,在1703自己心里,1703变得更加可疑。


4年前,有这样的一套房子出现在某小区的中介租房信息中:“戈雅公寓,5-1-1703,130平方, 毛坯,租期内,房内不得设灶,不得入住,不得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