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徐渠参展“疆域——地缘的拓扑”


OCAT上海馆于12月30日起荣幸呈现展览“疆域—地缘的拓扑”。该展览为OCAT上海馆年度青年艺术家项目,同时也是OCAT上海馆开馆五周年的特别展览,由鲁明军先生担任策划。此次展览共邀请三十余位知名当代艺术家,他们将以录像、装置、表演、摄影、文献等丰富的艺术语言引发一场关于地缘政治的艺术思考。

不同于往年的青年艺术家项目,此次展览除了呈现新生代艺术家在近几年所尝试的极具风格化与时代性的艺术实践外,一批已在国内外多次展出并被广泛认可的艺术作品也成为了展览叙事的重要组成部分。围绕我们所处的后全球化时代以及“疆域”这一主题,不同时代、文化背景下的艺术家所创造出的作品碰撞出的火花与引发的思考,是此次青年艺术家项目以期带给观众的观展感受。

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艺术家试图从“边境、边疆、边界”等蕴含过渡意义的词汇中去展开不同维度的地缘思考和实践,从而获得重新审视世界地缘政治、经济、文化结构的个人经验。这些具象化的实践既可以被看作一种政治行动,也可以反身指向艺术语言的一种歧变。不仅如此,艺术实践除了得以指向各自不同的语言方式外,更重要的是,由此可以看到历史与现实的复杂和曲折,其中涌现的荒诞与野蛮,以及不可忽略的理性与审慎。本次展览力图从艺术实践本身,催生出一种的新的结构与叙事,得以开启我们对于边界、边疆、地缘政治及其之间多重关系的认知,并引导我们积极地切入并参与这一残酷的、充满暴力的现实进程中,诉诸新的艺术-政治感知与想象。



左:《南极》,右:《阿巴拉契亚山脉》,布面腐蚀和丙烯,250 x 200cm, 2016

这个系列是关于自然陆地边界和人为行政边界的作品。
我们的视野借助于其他设备可以完整的观测到我们这个世界的自然地理面貌。这些面貌在时间长河里缓慢变化,在极端的自然力量下也会发生突变。这些变化是自然的线条。当我们以国家和地区来区分我们的世界时,我们可以在地图学上看到行政的线条,同样在人类的历史进程中来回变化。





《明信片》,单频彩色高清有声录像,4分20秒,2017

这部作品来源于2016年在上海天线空间《教义》展览的推进研究。强调历史问题中的重叠和歧义。作为显著的历史事件地标,以及由此生产于世界各地的图像明信片。这些事物跨越时空,超越事件意义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