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冰的空间进退

Published in 798ART

By: Xiao Rui

Mar 25, 2015

韩冰的个展“Best Least Worst Option”继续关注人造和自然风景,现实和造型世界的错位与交融,这次她正在试图呈现绘画之于她的挑战,通过图像以及处理图像的手段,来引发出艺术家对图像的“意义”和图像服务对象的思考。她的作品中依然糅杂着室内空间,剧场舞台,影视图像,建筑景观和自然风景,并进一步抽象成为纯粹的几何空间。在这些空间里,人物看似缺席但却无所不在。这些充满剧情的图像制造出的幻象是理解她作品的关键。

I ART:此次展览为何以“Best Least Worst Option”来命名?

韩冰:“Best Least Worst Option”出自一个军事用语,它所描述的是我现在的工作状态——不停地制造障碍,又在努力的推翻障碍,三个“最”(最好的,最少的,最坏的)的叠加,有如在备战的紧张状态中保持平衡,正契合了对抗与博弈的创作过程。这次展览,我选择了一个与自己工作状态相关的短语而非与作品相关,也为了给观众留下更多的思考余地。

I ART:您的作品以城市景观为主,这些城市景观所要指向的是否是同样的思考?

韩冰:建筑的外观用我们所理解的风景作为符号,把城市包围起来,我们用各种办法对理解再现,放在屋子里或者外面去陈列,从而产生一种荒诞感,如果这样的呈现能让观众感觉到困惑,那么他就理解了我所表达的个人的困惑。我试图呈现的是人们所见之物与理解之间的空间关系,这种关系不单单是传统意义上的纵深或者透视,而是一个人潜意识里已有的概念和现实生活之间的关系。

I ART:此次展览所展出的大部分是大幅作品,间或有小作品穿插其间,二者在创作过程中有何不同的感受?

韩冰:不管是大作品还是小作品,所要表达的核心是一致的。相对来说,小作品的颜色和画幅比较局限,但是却能够更集中的表达我所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一副大作品需要很多的细节堆砌,使它看起来真实可信。不过,我希望观众在欣赏作品之时,能一眼看到其中的矛盾,之后才慢慢看到其他的细节。

就像这幅画(《纺织风景》)上所画的是大楼面朝马路的一面,我用了很多细节来描述这个场景,但最重要的矛盾是橱窗里的风景和橱窗的关系,我想直接呈现的正是这两者的关系,想表达的是透过橱窗看风景也许只是我们理解中的风景,其他的细节对我来说并没有特别重要。总之,小作品的细节只是几个平面或者颜色的叠加,而大作品虽然需要更多的细节,但是中心的矛盾只有一个。

I ART:在创作中,您最感兴趣的是什么,您的作品是否有个人情绪的流露?

韩冰:我也不会把太过个人化的情绪放在作品创作当中。我所感兴趣的是人把自己放在一个什么样的空间或者状态。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遭遇的空间的进退,一些不合常理的瞬间,会让我做长时间的停留和驻足,所以整个创作的过程是严肃而深沉的,而不是讲述个人故事。

就像这幅作品(《第七大道》)所描述的是日常生活中的场景,里面有一棵植物的倒影,也有半透明不透明的海报在前面挡着。观众在看这幅画的时候似乎会遇到障碍和困惑,就在一个瞬间停下来,感觉到了困惑,那么这就是我所想说的了。作品可能是不能用语言去解释的,艺术家只能提供暗示和帮助。

I ART:两幅以舞厅为背景的作品为何在中间加了一些色块?

韩冰:这两幅作品的素材来源于舞厅,之前一直通过演奏厅、音乐厅等室内空间来表达空间,但它们并不是最主要的,这只是对绘画语言的借用,我所借用的是作为一个完整平面的屏幕语言——一个完全平均的绘画语言。但是借用之后发现这样的语言让人感到窒息,于是便加上了一些色块,这些色块这几个色块虽然不是以计算的方式,但通过反复推敲得出,让屏幕的语言作为一个平均的平面退到后面。我用它为整幅画制造了一个秩序。而这样的秩序很可能源自于人们惯有的视觉依赖。